第二十七章 依依惜别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相见时难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紧急营救

努力加载中...

葛运成问:“他们都走了?”

这时,他看到毕生才抱着孩子,站在人群中,泪水从他那樵怀的脸上流下来。陶秀玲和父亲含着泪向他挥着手,姑娘那白皙的两颊透着红润,一个美丽可人的姑娘。

母亲那渴求他的目光,汪大伯夫妇那无奈的眼神,江淼那悔恨的情丝,妻子那信任的情怀……

然而,街道两旁已经挤满了很多群众。管也平不知出了什么事,忙问:“出了什么事?”

汽车开走了,管也平久久地站在那里,默默送着汪有金老两口。管也平回来后方兰已经等在门口,他和方兰来到母亲的房间里,母亲一个人在流着泪。是啊!她总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小来,对不起死去的丈夫。小来是她亲手丢掉的。30多年来她时时刻刻都在惦记着儿子,她不相信儿子会没有了,她总觉得哪一天会找到的。抱着这种愿望,她在期盼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谁知等来的却是一场悲伤离别!她预感到,这次离别,不再有什么希望,也许今生今世都不会再有重逢了!

“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这里是不是要开个会,你讲一讲?”

管也平和方兰忆往事——送走养父养母——母子、夫妻离别——沂南县城群众自发送别管也平——依依惜别的深情

“这是谁说的?”

管也平随着方兰,回到房间里。

万兰笑了笑没有回答,她拉着他说:“回去睡觉吧!”

母亲说:“自从昨天见到你哥哥后,我的心一直跳得很厉害,就像偷了东西似的。一夜没睡好觉!一闭上眼,小来子就在大风雪中哭着、喊着……”

方兰挽着母亲的手说:“妈,我们回去吧!”

人们纷纷地走到街道两旁,管也平在兰晓平、葛运成、高亦健的陪同下,在街道中间慢慢地向前走,向群众挥着手。

晚上,管也平安顿好汪有金夫妇,安顿好老母,他本该和久别的妻子好好地温存一夜。但管也平没有回到房间,他久久地站在院子里,思涛翻滚,灵魂又一次被强烈震撼了。41年来,他苦苦追求,不断进取。苦难的童年,父亲的早逝,哥哥的丢失,这种精神上的打击,伴随他37年。

管也平又说:“妈,你和方兰回去后,在家里住一段时间,过几天我就回去看你。”

兰晓平说:“我们欢送一下吧!”

这时,从人群中跑出一个人,朝管也平跑过来,大声说:

管也平坐到母亲身边,说:“妈,别难过了,大哥找到了,你应该高兴啊!”

母亲说:“我想再看一眼小来子!”

“方兰,你说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连自己的亲兄弟也不能放过?”

“管书记,你真要走了!”

“是呵!今天,我当上了市委书记,比县委书记大得多了,平心而论,这权力确实也太大了。权力过大,没制约机制,这并非好事!”

“想,但大部分时间都在想问题。不过夜里失眠时常常想到你,想到我们的恋爱生活,每当想到那些过去的往事,我就非常兴奋!非常激动!”管也平说着,深深地吻着她。接着他们做爱了,他是那样投入,那样激动!而她又是那样熟练地配合著他,很久,很久,他还沉静地甜蜜的爱河之中。妻子柔柔地躺着,像一湾松软的海滩……他像游累了的水手,甜甜地躺在这松软而温柔的海滩上。

管也平一直把他们送到大路上,他握着汪大伯夫妇的手说:

葛运成说:“好,这个伪君子!晓平,管书记准备走了。”

管也平说:“大伯大婶,你们就把我当做自己儿子一样,我会去看你们的。”

下午,管也平还是穿着那件旧衣服,依然提着那个塑料袋,在兰晓平、葛运成、高亦健的陪同下,朝公共汽车站走去。

可没想到骨肉之情团圆在一瞬间。悲欢离合,生活遭际以及他平生树立的壮志和决心,都倏然地在眼前重复了一遍。

“汪大伯,汪大婶,真没有想到我们是在这种场合相识了。我真的对不起你们,但也请你们理解我……”

“关于允滨建的问题,走漏消息的人有进展吗?”

一男子说:“听说市委管书记要走了,大家都要来看看他,送送他!”

管也平说:“妈!以后再说吧!现在不行了,他犯了罪,是有规矩的。”

葛运成已经在等着他了。

葛运成说:“他这个市委书记‘失踪’了这么长时间,也该上任了。这里的问题大体上已经见底了,下一步就看你的了!”

“是呵!这恐怕还是中国几千年来封建社会那种传统思想的延伸,那封建皇帝的话就叫‘金口玉言’。一个小皇帝,甚至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却让那些老臣跪下来喊万岁!荒唐,太荒唐了,这种个人崇拜太可耻了!省里有些厅里的领导人,不难群众说领导半个不字,有不同意见就是反对厅党组,反对厅党组就是反对党中央!哪里还有什么民主而言!真令人担忧呵!”

方兰紧紧地搂着管也平的脖子,温存地偎依在他的怀里。

“好,你是将我一军呵!”管也平笑起来了。

高亦健急忙拦在前面。可是人越来越多,管也平已经被团团围住了。

“我想让你先听听大家的意见,然后再到群众中走走,我的看法只不过是我个人的看法。”

“我怎么能睡得着呢?”

这时兰晓平进来了,他说:“管书记,那两个蒙面人已经抓到,他们是尤滨建买通的。”

“是呵,你一定没想到这个‘团圆’的场面吧!”

管也平拒绝了兰晓平的安排,兰晓平要安排一辆车子把他母亲和方兰送回省城,可管也平不同意。尽管后来兰晓平说县里有人去省城有事,让她们搭个顺便车,管也平还是不同意。管也平叫一辆三轮车,让母亲和方兰坐到公共汽车站,自己骑上自行车紧跟着。

兰晓平有些吃惊地说:“怎么突然要走?”

直到汽车开走了,他才回到水利招待所。

老董大声说:“魏清泉、厉白、秦钢,帮助维持一下秩序,让大家都站到街道两边。管书记也好看看大家。”

“是呵!你也该去上任了,你‘失踪’了近一个月,这是一大壮举呵!”

葛运成、高亦健看看兰晓平,三个人都目瞪口呆。

汪有金说:“孩子,别说了,你做得是对的,各级领导干部都能像你这样,我们的国家就有希望了。登生自作自受吧!这世界是守恒的,干了恶事,必然要受到惩罚!”

方兰说:“妈,也平忙过这阵子,他就会回去看你的,你不是老惦记着你的孙女管方吗?你和我们多住一段时间。”

夜深了,他默默地站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女人轻轻走到他身边,把那件旧夹克技他到身上,他下意识地回过头,低声说:“方兰,你还没睡?”

人们一听说管书记来了,纷纷围了上来。兰晓平和葛运成。

母亲摇摇头,没有说话。

“我想大概这就是生活。人们常说‘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今天相聚,明天就有可能离别,有生必有死,有合就有分。这是大自然的规律,谁也抗拒不了!你也不必为此而伤感!”

“也平,你想我吗?”

“方兰,你说我所做的一切是对还是错?是不是也像别人一样,看到腐败现象绕道走,会上高声讲,会下闭上眼!雷声大雨点小!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下午。”

老董说:“我也不知道,群众都纷纷传开了。”

天亮了,管也平按照原订方案,仍由县政府派车把汪登生的养父养母送回老家。

“运成,这些天来,怎么你从来没有和我谈起市里的事情呢?”

汽车已经拐出街道,朝高速公路奔腾而去,人们仍没有离去,有的挥手,有的脱下衣服,拼命地摆动着。有的人擦着泪依依不舍地看着远方渐渐离去的汽车。

快到车站了,黑压压的人群跟在后面,直到管也平上了汽车,人们还站在路边,汽车徐徐开动了,管也平从车窗伸出手,一边挥着手一边喊着:“再见……。”

管也平摆摆手说:“一切都免了,所有的繁琐哲学都要革除。”

“走了,都走了!我也该走了!”

“开什么会?我也没有什么要讲的。这里的事有你在,我想一切都会很顺利的。要尽快把案件归类以便移交给法院审判。此外,要稳定县里县乡、局的班子情绪。配备干部要稳妥。”管也平说。

“兰晓平同志已经有了方案。”

兰晓平高声说:“乡亲们,大家不要挤,请大家退到街道两旁,管书记会看望大家的。”

管也平握着他的手说:“老董,这是谁说的!”

“那不是你管也平的性格,我太了解你了。也平,你记得吗?10年前,那时你就对官场上的不良作风深恶痛绝。你曾说过,如果让你去当县委书记,你一定要‘微服私访’,把自己变成一个普通老百姓到农村转上几天,再突然来到县直机关,装作办事的外地人,看看机关作风到底是什么样子。人民群众到底想些什么,对各级领导到底是什么评价。你的夙愿终于实现了呀!难道你不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高兴吗?”

“肯定在我们内部,我已经把范围缩小到几个人身上了。甚至我也有重点怀疑对象,我准备今天下午有意放出一个假信息,看他有什么反映。只有抓到凭据,才能作出肯定的判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