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夜袭安宅

上一章:第十六章 茫茫黑夜 下一章:第十八章 “紧急会议”

努力加载中...

三楼小会议里,临墙放着三张办公桌,对面摆着一张方凳子。邹正一回来,匆匆来见高亦健。葛运成和高尔健正坐在管也平房间里,三个人正精神抖擞,毫无倦意低声说话。邹正一进屋,高亦健忙问:“怎么样?”

“短裤。”

两年后,一天安小宾突然听说那个毕生花的哥哥从南方带回一个西双版纳美丽的媳妇。这个西双版纳的女子,使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一直在苦思冥想怎么得到这个西双版纳女子。又有人传说这女子有一手编织工艺的绝活。他突然心里一亮,要办一个工艺编织厂。天真的少数民族少女艾莉娜感到人间一切都是美好的,是毕生才给她带来的好运气,她爱这个阳刚之气的青年。

刚走了几步,安小宾回头对高亦健说:“高检,这又何必呢?什么事不好商量,我自己走。”没等高亦健说话,他猛地挣脱开两臂,对准其中一个干警的阴部狠狠地踢过去,这干警当场跌倒在地,另一个干警扑上去,又被他踢了一脚。高亦健没想到安小宾会来这一手,他飞起一脚踢在安小宾的小腹部。他打了个踉跄,向后退了两步,转身就跑,高亦健大步追上去,同时大声命令着:“堵住他!”

邹正打开包说:“搜查到定期存款单三张,两张10万元一张7万元;活期存单五张,共21万元;还有一些贵重的首饰,都在这里。”说着把包递给高亦健。

“苗苗,我的宝贝,你说要多少?你要多少我给多少?”

那平曾随手从地上拿过一条奶白色的运动式短裤,走到安小宾面前,送到他眼前说:“这个你认识吗?”

艾莉娜红着脸说:“书记,我不会喝酒。”

邹正向:“叫什么名字?”

“我现在陪你去办公室拿。”

安小宾昂着头,坐到方凳子上。

邹正站起来说:“安小宾,美好的回忆结束了吗?”

邹正说:“怎么样?还要证据吗?”

谁知好景不长,初秋的一天下午,艾莉娜手把手地教那些姑娘们编织手艺。傍晚时分,妇联主任把她叫走了,不久,一辆轿车把她带到一个酒店。她一见站在门口的乡党委书记安小宾,心里一阵腼腆和胆怯。单纯的姑娘忙说:“安书记,你怎么在这里?”

这时一干警取出手铐,把他反铐起来了。安小宾低下头,高亦健说:“安小宾,这手铐本不准备铐你的,可你一定要我们铐,这就不能怪我们不客气了。”

“高中。”

邹正一声冷笑:“给他看。”那干警翻开短裤腰的松紧带,上面有一块橡皮大的白布,白布写着黑色的字:“安小宾,中号。”

安小宾怎么会放开她呢?他带着几分酒意说:“艾莉娜,只要你听我的,我给你钱,给你很多钱!”

深夜拘捕安小宾——负隅顽抗——一场搏斗——搜查到40多万元——舞厅遇上苗苗——安小宾连夜去办公室——给苗苗两万元——苗苗藏着安小宾短裤——证明短裤上的精液和强奸毕生花、艾莉娜为同一男人的——安小宾在事实面前低头——强奸毕生花、杀死艾莉娜又强奸的罪恶经过

她离乡背井,为了爱情,为了幸福。如今她当了乡工艺编织厂厂长。她的心里像开了花似的。

“是吗?”

待安小宾一觉醒来,找短裤时,苗苗娇滴滴地说:“被我搞脏了,给你一条干净的。明天我帮你洗干净。”

“艾莉娜,一个西双版纳的姑娘你认识吗?”

小楼前面有一个400平方米左右的院子,院中草坪、花园,还有一个小小的凉亭。犹如个小花园。

院门上方有两个大大的隶书“安宅”。这就是新四乡党委书记,如今是大名鼎鼎的县商业局长安小宾的家。

这件事情过后,他以为毕家定会报案的。可是一天又一天过去了,没有一点动静,但他听说毕生花疯了。

“这……”

邹正说:“好,安小宾,你如实交待在担任乡党委书记和商业局长期间,干了哪些违法乱纪的事情?”

安小宾低下头,不敢正视这个青年,全身筛糠似的颤抖着。

安小宾还在一片懊恼之中,邹正问:“新四乡有个叫毕生花的你认识吗?”

这里有一幢两层楼房,楼上四间卧室,楼下一个大客厅,小餐厅,厨房卫生间,还有一间卧室。

“安书记,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不,不,我不知道……”

安小宾心慌意乱地走到楼梯口,刚踏上第一个楼梯,觉得一腿失控,摔倒了!

安小宾神色慌张地说:“不认识。”

两辆警车停在“高干区”不远处,车上下来八个人,他们悄悄地来到“安宅”门前。高亦健看看手表,深夜一点整。对邹正说:“用手机打电话!”

高亦健说:“老实回答问题,问什么答什么。”

“职务?”

青年说:“安局长托人找到我,说水利招待所有他一个仇人,让我把这个人干掉。并告诉我这个人睡在二楼南面西头第二个房间左面一张床上。他给我一把匕首,给我一万元钱,说事后还给我一万元。那天夜里他坐在办公室里等我,夜里两点钟,我来到招待所,摸到那间房,正当我的匕首刺下去时,对面床上有动静,接着就传来喊声,我就赶快逃跑了,听到后面有人追,我出了大门躲进女厕所里。”

“谁呀?”

“局长说哪里话,只要局长看得起小女子,那就是我的福分。”

就是这年的春天,当上商业局长的安小宾,成了县城乃至各乡镇人们遥望的一颗闪光的星星。他整日陶醉在花天酒地之中,这天晚上新开张的一家舞厅设宴请安小宾。晚宴之后,安小宾在一群妙龄女郎的簇拥下进了昏暗的舞厅。他坐在小圆桌旁,看着舞池里一对对相互搂着的男女。他才真正觉得这里的人活得多流洒,多幸福!正在他激情潮涌般地高涨时,那个戴眼镜的经理领着一个女子来到他身边,小声说:“安局长,我特地给找来一个舞伴,保你满意!”这女子银铃般的笑声早已飘到安小宾的身边:

“这样说你没干过行贿受贿,残害老百姓的事了?”

苗苗拉着安小宾的手,上了楼,来到门口,苗苗开了门,安小宾紧跟着进了门,苗苗按了一下开关,那个半人高的落地台灯亮了,淡绿色的大灯罩透出柔和的光亮。这是一间大约10多平方的宿舍。室内整洁豪华,安小宾往席梦思上一躺,兴奋地说:

邹正说:“安小宾,你已经被拘留了,带走!”

女人直打哆咦惊慌地披上上衣问:“你们干什么?”

安小宾大声说:“不用考虑,你们抓我才是违法的呢?”

“这不行,有事明天谈!”

“49。”

他很快转身回来了。

“请等一等!”只见县刑警队新任队长柳义和和另外一个干警架着一个小个子年轻人来到门口。

他没有抬头,却大声说:“这种事都是你们说的,事情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谁提供的证据也没有用。”

安小宾看上毕生花,那是一个偶尔的机会。那年全县搞文艺会演,乡里准备节目时,最后要乡党委审查。毕生花的女声独唱吸引了当时的乡党委书记安小宾。他简直难以相信在他的地盘上有如此漂亮的少女,于是他一连观察看了好多天,终于知道她家里有父母和一个哥哥。那天晚上,毕生花下了晚自习,偏偏因为打扫卫生,迟走了10分钟。当她经过乡政府时,一个男人猛地冲上去,她挣扎着,反抗着,直到她筋疲力尽时,终于被这男子强奸了。当她清醒过来后,才感到天地间什么也没有了。她的人生一切都完了。她却没有哭,没有泪,如同一个木头人,朝着沂水河走去。

“这房间才配得上我的苗苗!”

“那么便宜?你给我什么条件?”

安小宾拉着苗苗的手,出了舞厅,苗苗说:“局长,到我房间坐坐好吗?”

高亦健把桌子一拍,大声说:“安小宾,既然你是这样态度,那好吧!”对那个干警说:“拿出来,给他看!”

高亦健说:“带下去!”

单纯的文莉娜始终没有对这个乡党委书记产生怀疑。尽管她喝了很少的酒,她想到书记刚才那句话,“以后要经常应酬的。”还是耐心地陪着他。直到很晚了,安小宾才说:“艾莉娜,我送你回家吧!”

邹正说:“好你个安小宾,你耍起无赖来了,法律会让你承认的。”

安小宾搂着苗苗来到大街上,他不敢用自己的车,只好叫了一辆三轮车。很快来到商业局大楼前,对苗苗说:“你在这儿等我!”

安小宾心里的欲火已经被苗苗撩起来了,可他心里狠狠地骂道:“小婊子,也太狠了!”可是当他的目光瞥向她的胸部时,贪婪地咽了两口唾沫说:“好,就两万,明天晚上我一定送来!”

“这短裤不会只卖给哪一个人的吧,那上面有我的名字?”

两个干警一边一个扭住他的胳膊,把他架走了。高亦健跟在后面,邹正命令道:“搜查安小宾的住处!”

“那好,苗苗,你说的是真话?”

“两万。要先兑现,否则……”

一个干警跌了跤,随跃身扑过去。那个被踢倒在地的干警忍着痛爬起来,追过去。高亦健举起手枪大喝一声:“安小宾,再跑我就开枪了!”这时他已经跑到一幢小楼旁,那个干警迅速绕到小楼后,向前拦截!高亦健紧追不放。安小宾被堵在两幢小楼的巷内。他一看前面后都有人夹攻,跳起来抓住高墙,无奈墙高,攀不上去。两个干警一人抓住一只脚,把他拖倒在地。接着按住他,把他的双手反剪在背后。高亦健大声说:“给他戴上铐子。”

当他把两万块钱放到床头柜上时,苗苗打开看了看,转身领进橱子里。这时安小宾说:“小乖乖,你真值钱啊!两万,两万块啊!好,快脱光衣服,让我享受享受……”说着发出一阵淫笑。苗苗脱光衣,露出那绝妙的裸体。安小宾脱光衣服如同恶狼一样,扑上去。就在这时,苗苗抓住他的短裤,垫在屁股底下。

苗苗往床上一躺,右手托着腮,笑着看看面前这个贪色的狼,心里不觉一阵愤恨。安小宾翻身紧紧搂着苗苗,在她脸上狂吻着,说着把手伸进她的胸部。但是衣服裹得太紧,他急着说:“苗苗,把裙子脱了!”

“你要什么条件?”他思索片刻说:“我看什么条件都不如钱有用,怎么样?五千!”

“好,好一个可爱的苗苗,我们出去玩玩,不跳了。”

天色已经蒙蒙亮,安小宾被带上警车。警车划破黎明前的黑暗,朝县看守所驶去。

邹正说:“现在你主动交待,和我拿出证据来那性质就不同了。让你考虑三分钟。”

“安局长,请广说着伸手拉着他的手,此刻,刚好舞曲终了。舞池里亮起黄色的灯光,安小宾朝这女子看去,这女子高高的个了,一条长裙裹住她那充满性感的柔细的身体,一双修长的眼睛发出令男人陶醉的目光,两顿那酒窝时时跳动着甜蜜的笑靥。两个乳房凸在胸前,半个脚袒露着,让人能看到两个乳房交界处的凹沟。胸部那玉一般的肌肤,令男人的目光不得不盯着它。安小宾顷刻间神魂颠倒了,身子云一样要飘起来,荷尔蒙的冲动在心里升起来,胸口有个东西晃悠了一下。他禁不住又试着去琢磨那种晃悠。这女子眉眼目是无可挑剔,天然风韵却全在腰段。他紧紧抓住这女子的手。这时舞池的灯熄了,随着一曲华尔兹乐曲声,那一对对男女如藤缠树,享受着人间仙境。

“小女子焦苗苗。”

安小宾死死搂住苗苗,哀求着说:“苗苗,我说话是算数的……”说话间嘴里流着口水,犹如大烟瘾在发作一样。

高亦健大声说:“安小宾,不准骂人。”又对那个青年说,“你大胆地如实说,坦白从宽。”

这时安小宾上前紧紧搂着艾莉娜,她拼命推他,嘴里说:

县城北郊,沂水河南岸,风景如画。一幢幢小楼房,千姿百态,被老百姓称之为“高干区”。

“你不知道,我们知道。你花了两万块钱睡一个晚上的那个焦苗苗还记得吗?你没有想到人们恨你到何种程度!那是很多人谋划的,包括舞厅那个经理。用焦苗苗和你发生性关系,留下你的短裤作纪念的。你知道吗,从那条短裤上化验的精液证明强奸毕生花,杀死文莉娜之后又强奸的是同一个男人的精液。还需要我再说得明白点吗?”邹正离开桌子,走到安小宾的面前:“抬起头来,用你的眼睛告诉大家。”

安小宾睁大眼睛,气愤地说:“我的职务是县委任命的,我干的事也是按照县委,县政府的指示办的,不存在什么违纪问题。”

安小宾心里一阵慌张,自觉情况不妙,他一边穿衣服,觉得两条腿在不停抖动。老婆翻了个身说:“干什么?夜里也不让睡觉!”

安小宾拥着女子的细腰,用力把她搂在怀里,女子轻轻地贴在他的胸前,两人慢慢地转动着。他轻声问:“请问姑娘芳名?”

后半夜是一场暴雨,这使得安小宾惊恐的心踏实了许多。

这青年大声叫道:“安局长,你救救我啊!不是你让我去害市里那个姓管的吗?你给我的钱我都给你……”

“是”

“苗苗,你能陪我玩玩吗?”

邹正问:“年龄?”

高亦健说:“你不承认?”

“我就值五千?”她不高兴地撅着嘴说,“那你去找别人吧!”

邹正打开手机,拨通电话,过了好久,传来安小宾的声音:

后来县公安局也曾找安小宾谈过话,但确实没有足够的证据。然而群众的种种传说,传到县委领导那里了。后来不知为什么安小宾的乡党委书记被免了。

“不是。”说话时他的心里慌乱地跳着。

“证据!没有证据我们会随便拘留你?你还是放明白点吧!”高亦健说。

他如梦初醒,自从那天晚上之后,他再也找不到焦苗苗了,此刻他才意识到其中必有隐情。

艾莉娜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她拼命和他展开了一场撕打。她跌倒了又爬起来,她咬他,跟他,撕打他。那即将成熟的玉米被他们撕打得倒了一大片。艾莉娜累了,但当她一口咬住他的肩膀时,怎么也不松口,安小宾疼痛极了,甩起拳头对着她的头部拼命地砸过去。文莉娜突然昏倒了,安小宾乘势剥光她的衣服,对已经昏迷不醒的艾莉娜强奸了。强奸后,他害怕她醒来告他,穿好衣服,蹲下来,双手用力掐着她的脖子。很长时间才放手。可是他还不放过她,对这个已经停止呼吸的女子再次强奸,把她的衣服挂到树枝上,拽下一个玉米棒塞进她的阴道里。

邹正说:“事实俱在,抵赖是不行的。”

“谢谢局长……”

“好,好,太好了!”

“你真让人喜欢!”

“这名字好,苗苗,你真美丽动人!”

高亦健说:“诡辩是没有用的,告诉你,不掌握你的重要证据,我们是不会‘请’你到这里来的。除了这些问题之外,还有,比如你那乡党委书记如何当的?免职后又怎样重新复职的?这个商业局长又是用什么手段当上的?希望你如实交待,争取宽大处理。”他看看邹正又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把他关进看守所,任何人不难见。”

柳义和把这个年轻人推到中间说:“安小宾,你认识这个人吗?”

安小宾脸色陡然变得一阵苍白,连连说:“不认识,不认识……”可是那一幕幕残景却牢牢地粘在他的记忆细胞上。

“商业局长。”

安小宾笑着把她带到一个包间里,酒菜已经摆好了,安小宾斟着酒说:“文莉娜,你为我们乡里作了这么大贡献,今天我要亲自敬你几杯!”

列演说:“不会喝少喝点,女孩子都说不会喝酒,那是没有开发的机会,以后你会经常要应酬的,要锻炼。”说着端起酒杯,在文莉娜面前的杯子碰了一下说:“来!喝点看看!”艾莉娜只好端起杯子,轻轻地喝了一点。安小宾拍着手说:“好,好,艾莉娜真听话!”

邹正说:“你是安小宾的老婆吗?”

邹正带着四名干警,上了安小宾的小楼,猛踢开门,这一间装饰豪华的卧室,昏暗的台灯下,一女人半躺在床上。邹正大声说:“穿好衣服,出来!”

“你他妈的放屁!我什么时候让你干的?”安小宾骂道。

“怎么,你们不知道我叫安小宾!”

“难道小女子就不能说‘一言九鼎’吗?”

文莉娜对这里一切都是陌生的,她跟着安小宾在黑夜里默默地往前走,觉得走了很久很久,可是当他把她引向一片玉米地时,她慌了,问:“安书记,怎么走到这里了。”

安小宾摇摇头说:“不认识。”

“文化程度?”

开完常委会,兰晓平匆匆来到水利招待所,向管也平和葛运成汇报候希光的异常表现。管也平说:“狐狸的尾巴已经被我们抓住了,他跑不掉!你们马上研究今天晚上的行动。运成牵头,具体执行由高亦健和邹正负责。”

他看着这条短裤,眼前现出不久前那段往事。

高亦健和邹正商量后带着一个干警来到三楼会议室。这时两名干警押着安小宾进来了。高亦健指指对面的方凳子说:“坐下!”

高亦健说:“当然有事,不然这深夜找你干嘛!请上车吧!”

“我是公安局邹正,安局长吗!请你马上来一下,现在,哎,立即!车已经停在你家外面,好。”

“你们有什么证据?”

过一会,“安宅”的大门开了,安小宾揉着右腿,刚出门,还没来得及把门关上,两名干警已经进了院子。高亦健说:“对不起,安局长,深夜打搅,请上车吧!”

“是不是你的?”

安小宾慌忙地说:“这是有人搞陷害!”

安小宾一看,心里已经凉了大半截了,故作镇静地说:“高检,有什么事吗?”

“不,那你走吧,明天再来!”

“安小宾已经被拘留了,现在搜查他的住宅。”邹正一挥手,两个干警打开顶灯,迅速地搜查起来。另两个干警转身进了另一间屋子。搜查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回到水利招待所。

管也平说:“老高,你和邹正立即审讯安小宾,我和运成商量下一步行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