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黑色诱惑

上一章:第十一章 一声惊雷 下一章:第十三章 心猿意马

努力加载中...

侯希光领着汪登生上了二楼,走廊静静的,没有服务小姐。

她又说:“你还可以用白毛巾检验。”

良宵一刻值千金,汪登生再次裸着身于,抱着蕾蕾那消魂的*,翻云覆雨着。她那温润的嘴唇抒情地龛动着,散发着醇香的气息。他闭着眼,吻着这天使般的女子,感觉这女人已经幻化成雾或云,在他呼吸吐纳之间同他融为一体。

汪登生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这女子的动人之处,闻到那奇特的清香,心里荡起了一阵春潮之感。他搂着女子的杨柳细腰,那深深的*像磁铁一样紧紧吸引着他。他搂着她的腰不停地旋转着。低声问:“小姐尊姓大名?”

汪登生已穿好内衣,极其镇静地坐在沙发上,令狐达三人走到他面前,三人一齐笑了。令狐达高兴地说:“汪先生,怎么样?我们够朋友的吧!哎呀!人生哪,不过几十年,转眼间就过去了,能享受的,就要尽情享受!从今以后,蕾蕾就是你的了,你什么时候来,一个电话,她随时在这里恭候你的大驾!”伟育说:“汪先生,合同搞好了,签字吧!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回深圳了。”

这里,只要是来的人,没有人不对他献媚奉迎、阿议取容的;多少人默默地丢下血汗钱,又有多少人在这里出卖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又有多少小人凭着溜须拍马的本领,登上那一个个握着权柄的重要位置……

她按住笔说:“时间写10天前。”

汪登生想想说:“不错是有这回事,不过现在我已经被免职了。”

门外传来男子的声音:“蕾蕾,开门,是我们!”

她躲开他说:“我要你签个字,才能……”

华蕾蕾柔声说:“汪先生,实话对你说吧!我还是个处女呢?”

“600万,600万……”

汪登生看了看合同,价格由刚才谈的每斤三毛五分变成三角整。他没有心思算这下子损失就是600多万!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侯希光和令狐达联手设的一场美人计!不管怎么说他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如痴如梦的享受,得到了世上从没见过的美女,一个令他失魂落魄的处女!

侯希光拉开一扇门,汪登生走进房间。这是一间小型会议室,中间放着椭圆形长桌,桌子中间放着两只花篮,鲜花散发出馨香气味。墨绿色的地毯柔软而轻松,装满豪华的楼顶闪动着流苏。汪登生刚跨进屋,见两个西装革履、头发光亮的中年男子笑着迎上前。汪登生只好伸出手,和这两个陌生人握手。这时候希光走到他们中间,笑着说:“这位是深圳恒发公司的总经理令狐达先生,这位是恒发公司的副总经理伟育先生。”他又转脸对着汪登生说:“这位是沂南县委书记汪登生。”汪登生尴尬地苦笑了一声。

“我有些担心,你看现在重兵压境,弄得人心惶惶,你还有心思搞这个!”

汪登生一饮而尽。

汪登生突然像被马蜂蜇了一样,肌肉猛地一阵收缩,接着如同一条死鱼,压得蕾蕾喘不过气来。她拼命把他推开去,不慌不忙地说:“你怎么啦?”

当他如同丧家之犬,带着恍惚不安的心绪爬上停在宾馆门前的黑色奥迪轿车时,他哪里知道,他又留下了罪恶的痕迹。

侯希光向令狐达和伟育二人点点头,这两人也很有礼貌地点点头,出去了。这两人刚出门,没等汪登生开口,侯希光抢先说:“汪书记,不久前我曾向你汇报过,深圳有一家公司要购买我们的小麦,他们按百分之五给回扣。”

这几天,他和妻子江淼通电话时她总是吞吞吐吐的。当他听说新任市委书记“失踪”后,却在沂南出现时。他第一次打电话要江淼打听消息,江森兴致勃勃地说她认识这位管书记。可是后来再打电话她却躲躲闪闪,含含糊糊的。当然,他和江森之间早已是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了。但是他们谁也不愿意分手,这不光是因为孩子,面子,更主要的是怕影响自己的仕途。官场的微妙,犹如变魔术。用官场上的话说,你要给领导说话的本钱。别人不给自己桶漏子,自己怎么能给自己捅漏子呢?再说他身边并不缺少女人,比江淼年轻漂亮的有的是。所以,为了升官,他得保持着这桩婚姻。以至江淼和兰晓平之间的婚外恋情早已传到他的耳朵里了,可他却从未和江淼认真谈过此事。如今,令汪登生吃惊的是,兰晓平却戏剧性地来接替他的县委书记的职。这哪里是现实,简直是小说家在虚构一个令读者预料之外的故事嘛!他嫉妒、气愤,难以忍受的痛苦刺激着他。

他觉得全身一阵发热,体内感到阵阵的痒。但他克制着自己,打开台灯,分开她的两腿。他再也忍不住了,伸出舌头狂吻着。她翻身坐起来,搂着他的脖子问:“我是不是处女?”

室内的昏暗告诉他天已经黑了。他没有开灯,懒洋洋地站起来,走到窗口。就着外面的路灯,看看表,已经七点半了。他随手拉开门,接着就把门用力关上。沿着走廊朝后门走去。打开小铁门,只见旁边停着一辆轿车,回头锁好门。走到轿车旁,驾驶员没有下车,摇下车窗玻璃,小声说:“汪书记,请上车!”

华蕾蕾脱下旗袍露出*的*,汪登生无法控制自己了,他一把抱住华蕾蕾。她搂着他,在他的脸上深深地吻了一口。又轻轻地推开他,走到桌子旁边,倒了两杯酒,递给他一杯,随即碰了一下说:“来,汪书记,小女子敬你一杯酒。”

“总共6万吨,也就是6000万公斤。”

他给侯希光打了电话,把见面时间又推迟了半小时,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因为初秋天气。七点钟天还没黑。这是他过去从没有过的心情,那时他威风凛凛,觉得自己是一颗灿烂的明珠。然而顷刻之间,他觉得这一切都过去了,心里甚至时时都处在忐忑不安之中,似乎随时都可能是大难临头。突然间,这院子里,这假山劳,这客厅里连人影子没有了。变得如此寂寞、冷静、昏暗、可怕啊!

生活是残酷的,现实是难以预料的。啊!人生是多么混乱的一件东西!他生活了40多年第一次这样不平静地回首往事!他不知道未来将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捉弄着他。

“每斤多少钱?”

汪登生问:“这是什么地方?”

侯希光拉着他上了楼梯说:“市经济开发区新建的红楼宾馆,四星级,新加坡投资兴建的。设备、服务都是一流的。”

他再也忍不住了,觉得从来没有过的性冲动,把她抱上床,随手把床头那条白毛巾放到她的屁股下面。

她死死地抱着他,他在她身上慢慢地试探着,体会着。她躺着,双手无力地摊在身边。他猛地一用力,她便啊地惊叫一声,觉得全身都绷紧了,在下面不停地颤抖着。他在她身上跳跃、翻腾……他不知如何是好,只感到天地都在摇动,整幢楼房已经倒塌……

这场商场交易并没花多少时间,各自都比较满意。用商人的行话说,叫合作愉快!这时令狐达说:“怎么样?我们轻松一下,跳跳舞吧!”

“一共有多少斤?”

突然一阵敲门声,他像从梦中被惊醒,又像醉酒后突然醒来。慌忙找衣服,全身颤抖着。华蕾蕾不慌不忙地裸着身子,随手拿过睡袍,美丽的*被这件肉红色绣花睡袍裹住了。走到门口,她问:“谁?”

惊得汪登生几乎要晕过去。这个美妙绝伦的女子竟是个处女!那白嫩的*令他眼花。丰满的乳房高高耸起,乳尖却小巧而浑圆。下腹光洁而平滑。玉一般的两条腿,让人难以相信是那样匀称。她躺在那里,那双多情的眼睛,仿佛是一种水一样的东西向你无声无息地流泻而来。他觉得口水流了下来,随即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喉咙里干咽了两下。

和管也平两次见面,他总是追问他的身世。他觉得这个市委书记有些怪,说起话来就像拉家常,不像个官,总有一股力量让他把心里话往外掏。

汪登生再次怀着恍惚不安的心情回到那空荡荡的小楼里。往日这里常常是全县大小官员

“啊!蕾蕾,我的心肝,我的灵魂……”他说着迅速脱去外衣,又脱去短裤,如饿狼似地向她扑来。

“真的?”他睁大了那双被色火点燃的眼睛看着她。

合同签完了,侯希光说:“汪书记,现在才12点多钟,你再陪蕾蕾睡一觉,天亮之前我用车送你回去,白天目标太大。”

一个小时后,他仍余兴未消,突然想起放到她屁股下面的毛巾。他探着那已经发了福的笨重的身体,从她的身上滑下来。像馋猫见了鱼一样,一只手摸着她的乳房,一只手从她身于下面拽出毛巾。呵!鲜血染在那雪白的毛巾上。像鲜红的花蕾,像盛开的鲜花!他的脸上露出贪婪而满足的淫笑。他再次亲吻着她的*,从她的红唇开始,最后在她的*停了下来。

奥迪轿车在夜色中奔跑着,他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一片昏暗,他从黑暗中来,在黑暗中度过了一夜,又朝着黑暗中走去。

“在哪里发财?”

侯希光递过一个淡灰色的文件夹,这时华蕾蕾走过来说:“扣除我那每斤五分钱款!”

可是像华蕾蕾这样绝妙靓丽的年轻女子,恐怕今生今世是不可能见到的。他忘却了人生的一切烦恼和不快,贪婪的目光盯着华蕾蕾。她紧紧牵着他的手进了房间,随手关好门。

女郎如藤缠树,百媚横生,随着汪登生的脚步飘逸起伏。

他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再次把零乱的思绪拉回到和管也平的谈话上去。他为什么如此关心他的身世?为什么反复问他小时候的情况?对那些细节他问得那样详细,那样亲切!甚至不止一次问他和弟弟的名字,难道……

她递过一个笔记本,打开后递给他一支笔说:“你把那批小麦每斤让五分钱,留给我!”

侯希光说:“这你不用担心,合同上的日期是你免职之前一个星期的事,再说,我还会从中作好安排的。”

这时,只见华蕾蕾脱去乳罩,拉下淡红色的三角短裤,一个动人心魄的*女子展现在汪登生眼前。她拉着他的双手,来到双人床边,她往床上一躺,把两条玉一般的腿自然分开,娇声柔气地说:“汪先生,你先检查一下,我说的是真的吗?”

曲终舞停,正当另一曲音乐响起时,华蕾蕾挽着汪登生的左臂,悄悄地出舞厅,她拥着他进了一间豪华大套间。在明亮的灯光下他才发现华蕾蕾竟是如此之美丽,窈窕而柔细的身材,大约1米6身高。奶黄色的旗袍,把她那两只高高隆起的乳房衬托得尤其*。纤细的腰,凸出的臀,简直令男人魂飞魄散。飘着诱人香味的长发,亮而黑恰到好处。一双柳叶吊梢眉下,闪动着单凤眼,微微开启的嘴巴甜而自然。全身外露的皮肤,虽不像白种人那样白得令人不顺眼,又不像黄种人那样灰黄。皮肤细嫩得让你碰上去即会掉了魂魄。这一切,令汪登生如同梦境,他呆住了,平生以来,他看到过不少漂亮的女人,也有过多少次艳福。

“那怎么行呢?”

这一切都顺利结束了。

“初步意向每市斤三毛五分,这样总共是4200万元。按百分之五回扣,就是210万元。我只用三分之一,三分之二,也就是140万元,全部存入你的账户。”

“你就别客气了,好,我马上请他们来谈。”侯希光说着转身出去了。

蕾蕾已经睡着了。尽管他觉得困倦,但毫无睡意。紧闭着双眼,大脑细胞犹如化学反应一样,各种分子迅速地相互结合、排列。深夜里人们的思维异常活跃,也异常夸张。艺术家们常常是在夜间产生伟大的灵感,创造出惊世之作。可那些罪恶的人们也会在这黑夜触发荒唐行为,留下卑劣的痕迹!

令狐达拍拍她的肩膀说:“合同上已经按每斤三毛钱签的了,你的钱明天就能拿到。”

汪登生的头脑里一片空白,他刚想打开思绪,侯希光和深圳那两个人进来了。这两个操着广东口音那特有的普通话。经一番交谈,初步达成意向,汪登生心里有数,侯希光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只不过是让他点头。他头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反正县委书记这个头衔已经没有了,捞个140万也白捞。

汪登生再也没有兴趣玩弄这个美女了,他也无法入睡。尽管华蕾蕾还在搂着他,时而还在*着他,但他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

当他步入大厅时,侯希光笑着迎上前,说:“避开那帮混蛋,到这世外桃源轻松轻松。走,我们上楼去!”

“我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是侯先生把我介绍到这里来的。”

“小女子华蕾蕾。”

汪登生趴在华蕾蕾身上,突然若有所思地说:“蕾蕾,假加我不当这个县委书记,你还对我这样好吗?”

汪登生深夜来到红楼宾馆——侯希光叫汪登生签下合同——少女华蕾蕾引诱——灵肉与金钱的交换——让价600万元

他们来到三楼的舞厅,昏暗的舞池里一对对互相接着的男女,华尔兹乐曲飘扬在人群当中。他们四个人刚坐下,上来四个年轻女郎。汪登生拥着婀娜多姿的女郎。他的动作潇洒、轻松。

汪登生打开车门,上了车。轿车在黑暗中越跑越快,他没有问,任驾驶员把他带向何方。不知过了多久,汪登生在恍恍惚惚中感觉到轿车缓缓地停在一幢色彩缤纷的大楼前。

“你放心,我这一块决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凡是我推荐,你亲手提拔的干部,那绝对是铁了心的哥们。我敢绝对保证。”

她说:“会,就凭你大笔一挥,一下子给我600多万块钱,只要你想我,我会随时陪你的。”

他说:“哎呀,我的宝贝,五分钱算什么钱,我写:每斤小麦让价五分。”随后签上名字。

他的激情在升腾,紧紧搂着她说:“是,是,是……”

“什么字我都签!”

门一开,令狐达、伟育、侯希光三人进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