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旧情难叙

上一章:第七章 山雨欲来 下一章:第九章 推心置腹

努力加载中...

管也平笑笑,坦然地说:"人生的过去有不少东西是美好的,凡是美好的东西,没有人不留恋的。这不仅是你和我,任何人都一样!"

江淼说:"我指的是你和我之间在学校那段美好的感情!"

"为什么?"

此刻,她激动、兴奋,陶醉在幸福的海洋之中。他忘了去看球赛。这天晚上,他们一直并肩在大街上走着,很久才回学校。

顿时,管也平头脑里记起这熟悉的声音。再朝这女子看时,呵!是她?那张熟悉的面孔,那高高的身材,那端庄高雅的气质。一时间,他有些不知所措,迅速调整一下自己的思绪,指着这唯一一张木椅子说:"原来是江淼同志,请坐!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你大驾光临呀!"

常委会结束后,秦邦勤走到管也平面前说:"我陪你走走,从后门一条小路,去招待所很近。"

管也平吃惊地叫起来:"汪登生,你们……"

"哪里哪里,管书记,我怎么能称得上德高望重呢!我这人只是知道踏踏实实地工作,和谁也没有什么矛盾。"秦邦勤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和新来的书记涉及个人的过去,也不知道管也平对他这个德高望重的评价其中是何含义,但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毕竟老书记去世这段时间,由他主持工作,现在真的有一个人压在上面,这种心理上的不平衡自然从心底升起。

他忙说:"我叫汪登生,华东大学哲学系毕业的,我毕业已经三年了。有事尽管找我,我会尽力帮助你的。"

江淼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里似乎闪动着晶莹的泪珠,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断断续续地说:"感情这东西不像商品,失去了可以再买;也不像金钱,没有了可以再去赚回来。"

出了市政府后门,虽然是小街,却是一条整洁的水泥路。两旁的生意人在明亮的灯光下忙碌着。往前走不远是一条大街,沿街的高楼参差错落,万盏灯光闪烁着五彩缤纷的光亮,把这座城市打扮得如同一个美丽的少女。穿过大街,顺着人行道,这两个南州市的重要人物如同普通市民一样,像是散步,又像赶路。秦邦勤很少有这样的心境,这些年来,他一直身居要职,每一步都离不开轿车,是习惯还是不成文的规定,他也说不清。像这样没有前呼后拥,单独步行的机会几乎没有过。此刻,他的心里犹如大海的波涛,一个浪潮一个浪潮地拍打着。身边这个市委书记,比他整整小了十岁。但自从这短暂的接触,他似乎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学生,甚至连说话都受到莫名的拘束。

秦邦勤一看,正是自己的车子,他说:"你从哪里来的?"

她微微地一笑:"你还那样,一点没变!"

是激动,还是敞开内心隐秘后的轻松!泪痕满面的江淼停止了啜泣,她睁开那双渴求的泪眼,看着管也平。

管也平的心里滴答地跳了两下,深邃的目光不禁在面前这个女同学身上停留了片刻。呵!男女之间的感情也许就是在这种极平常的生活中产生的。他们不是在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也不是在春风拂面的杨柳依依的小河旁,也没有激情奔放的热烈场面。然而各自的心灵深处却荡起汹涌澎湃的波涛!

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她打断了双方的僵局:"你恨我吧!真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后悔,内疚。我好像永远欠了你无法还清的债!"

终于,管也平无奈地说:"江淼,老同学20年未见面,说实在的,此时此刻,我深深地理解你。一个人谁能预测未来,谁又能看清前事!重要的是把握未来。我现在还无法把你的未来加以评价。然而,只要是能帮助你的,不要说你,谁求我,只要我有能力,我都会尽力的。"

管也平说:"也不然,人们往往把没有得到的东西看得很神圣,那样珍贵。一旦得到了,也就觉得不那么神圣、珍贵了。"

江淼那泛着红晕的脸上顿时蒙上一层苍白而浑浊的浮云。突然,她心中升起无限的悔恨。鼻子一阵发酸,泪水奔涌而出。她感到这泪水是那样的苦涩!然而,当她想到女儿,想到家,她再三哀求道:"也平,求你看在我们过去那份感情的分上,你就放了汪登生一马吧!"

她走了,管也平一直把她送到大街上。他们分别了。她深情地看着他,握着他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一路上她带着他的手握别时的那份温柔感觉,一次又一次地回忆着每一件往事和每一句话,直到她躺到床上,仍然品尝着旧情难忘的苦涩滋味……

"你不想知道我这些年来的生活吗?"

他们的往来渐渐频繁了,几乎每周周末,他们都到一起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爱情生活也就更加丰富多彩了。甜蜜的生活如同飞箭一样快,管也平就要毕业了。

她说:"大家都一样,这世界上最最平等的就是时间!我也老了。"

司机说:"散了会,听说你和管书记走过来了,我就开着车远远跟着你们。"

"那你怎么又上车了?"

江淼红着脸,看着面前这个有些走神的同学。不,现在是市委书记。她那思绪的风帆无暇地任意张开。但她知道他此刻已经打开回忆的闸门,那苦涩的浪花已在他们心中翻腾!他又何尝不是,就在他竭力克制着自己的一刹那时,一缕心酸的思绪偷偷地爬上她的心灵。

"我觉得这才是我管也平。我们都早已有了自己的生活,有了家庭、孩子,我们现在再谈那些就不应该了。"

江淼叹了口气说:"是啊!我太了解你了!"

到了招待所门口,管也平转身对秦邦勤说:"谢谢你送我,已经到了,请回去休息吧!工作上的事还请你多多过问。邑南那里有了眉目我就回来,还要很好听听你的高见。"

"那是我少女时代的一颗心,是送给你的。"

管也平一时被搞糊涂了,他说:"干吗?"她勇敢地抬起头说:"你忘了,你为了救我,把自己的衬衣撕碎了!"

这是管也平返回南州的第三天。晚上七点半,管也平第一次走进市委常委会议室。除秦邦勤和刘兵,葛运成也赶回来参加会议了。其他同志都是第一次见面,包括列席会议的市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大家都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这个41岁的市委书记。

第二天,她顺利地到团市委报到了。

江淼没有坐,眨着那双楚楚动人的眼睛,两腮闪着浅浅的酒窝。这个年近40的女人看上去你绝不会认为她是一个中年女人。管也平的脑海里跳回到20年前。那是他刚刚升入大学四年级时,也是他大学最后的一年。那时,人们的生活还很拮据。管也平总穿一件白色旧的确良衬衣,一条灰色裤子。那时他很瘦,衬衣勒在裤子里,显得身体细且高。开学后不久,也是这样一个秋季,学校组织一次帮助农民秋收活动,按系编组。每组从大一到大四,四个年级的同学自然到一起来了。当时他们中文系主要是帮助农民收玉米和黄豆。生活是五彩缤纷的,他们个个都是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歌声伴着笑声,到处是活跃的气氛,到处是丰收的景象。就在他们沉浸在欢乐和幸福之中时,突然一群女孩子惊叫起来,有的吓得哭起来。当时的管也平既是高年级学生,又是学生会主席,闻声赶到一看,原来是一女同学被毒蛇咬了。管也平丝毫没有犹豫,脱下那件衬衣,撕成长条,立即把这个女同学的腿扎紧。他也记不清是哪来的常识,然后光着膀子,背起这个女同学就跑。拦住一辆拖拉机,把这个女同学送到医院。这女同学自然是得救了。

在到会的11个人当中,他是最年轻的一个。

此刻的江淼感到无限悔恨,初恋的失败,幸福的毁灭,都是她自己撕碎的。大学时代的往事,她和管也平那一次一次美好的幽会,那甜蜜的笑声,那发自灵魂深处的爱慕,像一道道闪电飞到眼前。她希望管也平能够谅解她,渴望他的感情能够回到她的身上,哪怕是婚外的一点补偿。她鼓足勇气说:"难道你一点也不留恋过去吗?"

江淼抬起头,重新看着他说:"不,失去的东西,我就是想得到!"

"自有关心你的人,如果我去关心,那是多余的,也是不应该的。"

江淼睁大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说:"就算我送你的一份礼物,你总不能拒绝吧!"

管也平吃惊地看着她说:"这是从何说起啊!我还没有正式到任,就是将来,我对谁都是一张白纸。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我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但是,我从不无端地损伤一个人,我也不会在重大问题上袒护一个人。"

他又说:"你怎么啦?"

"是呵!"她情不自禁地笑着说,被冻得透着红润的脸颊如玫瑰大花瓣,两颊那浅浅的小酒窝盛满了甜蜜。

"那只是理论上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要把你几十年的实践经验多多传授给我……"

秦邦勤没有说什么上了车。

管也平定睛一看,借着走廊里的灯光,发现正是走廊里的那个女子。他一边开灯,一边说:"对不起,我刚来,还没有介入工作,请问……"

他大概是故意避开他那热烈的目光,望着西方天际那抹落日的余晖,觉得好像有一种不能抗拒的力量把一张少女的脸推到他面前。他平生第一次在姑娘面前带着几分羞涩地低声说:"谢谢你,我收下这份礼物!"

会议议题就是免去汪登生的邑南县委书记职务,讨论代理邑南县委书记的人选问题。

江淼点点头:"是的,我们的女儿已经15岁了。"

不久,她与汪登生坠入了情网。直到她生了女儿之后,她才知道,他一直和另外一个女人暗中保持着关系。然而,她始终感激他在最困难的时候帮助她度过了感情的危机!出于对他的感恩,她什么都容忍了。

管也平刹住遐想的激流,把自己的思绪从20年前又拉回现实中来,恢复了情绪说:"老了,20年,人生能有几个20年?"

"哪里,你是省里下来的,又参加过高级干部培训,留过洋,镀过金的,我是土包子……"秦邦勤还想说什么,可是他停住了。他觉得第一次两人单独接触还是谨慎一些好。

"我现在不幸福!"

管也平马上抬起头来,这熟悉的面孔映入他的眼帘,在他的脑海闪过一个女人的身影。他的心里一阵怦动,啊!是她,真的是她。几秒钟后,他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她感到一阵热流冲到身上。这是她和管也平分手以来第一次对生活产生一线希望,也好像是遇到第一个善良的人。她从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说了声"谢谢"。

管也平端坐在会议桌旁,看看大家,笑着说:"各位同志,我没有那些慷慨激昂的就职演说,也没有什么铿锵有力的誓言。听说那天大家非常热心等了一天,没等到,非常抱歉。但是,希望大家不要把我传成一个怪人。我只是在体现一个普通人应有的良知。到目前为止,应该说我还没有正式到任,我的介绍信仍在我的口袋里,办公室我还不知道门朝哪!我想,这里有各位在,一切都按正常程序运转。好了,我没有什么说的了,请秦市长说正题吧!"

"有一件东西,我还是要还给你的,只是我不知道你在这里,下次回家一定带来!"

女子说:"不要请问了,当了官连老同学也不认了!"

"不,我们永远是同学。无论什么时候,我从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官',当官是暂时的,做人是永远的。"

管也平点点头说:"好。"

鸿雁将两颗热烈的心不断地联系在一起。他等待着她毕业后来到他的身边,一切都是那样美妙和甜蜜。不久,省委动员中青年干部支援西藏。满腔热血的管也平报名后很快被批准了。当他把这一激动人心的喜讯报告给她时,她震惊,她恐惧。援藏!一走就是四年啊!她连夜给他写了一封长信。当这封持不同见解的信寄到团省委时,管也平已经去西藏了。这封信还是转到他手里的。阅信后,他回了一封很长很长的信。此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她的信。他痛苦、迷茫、孤独,甚至伤心过,流泪过。当他四年后结束了援藏生活,又回到省城后,只是听说她已经结婚了。

不知怎么的,管也平这句话一下子点燃了她那回忆的火苗。

有人说,不平凡的人必定有不平凡的人生经历。这是一个冬季的下午,江淼到商店里选了又选,挑了又挑。终于花11元钱买了一件最好的男士衬衫。连日来,她一直在想,管也平为救她,把自己的衬衣撕了,她何以报答呢?她一路兴奋,小心翼翼地把这件衬衫装到自己的包里,乘公共汽车回学校。当她刚跳下汽车时,只见管也平正在汽车前门排队上车,她一边跑一边喊道:"管也平——"这时管也平已经上了车,她也就跟着上了车。

江淼脸上倏地飞过一片甜蜜的笑容,兴奋地说:"假如我要舍弃一切赎回我们当初的爱呢?"

少女的心是微妙的!少女的爱是神奇的!

管也平斩钉截铁地说:"那是不可能的,时光是不能倒流的!"

"不,早该还给你了!"

管也平用力推开她的手,心脏一阵激烈地跳动,心头倏地漫过一层辛酸!瞬间,他恢复了平静,脸色变得那样严峻而深沉。

她被毒蛇咬伤,很快得到抢救。陪同她到医院的还有一个男同学和两个女同学。直到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才知道他是中文系四年级的,大名鼎鼎的学生领袖管也平。她常常在校刊上看到这个名字。有一次,她们女生宿舍竟然对这名字大发议论。后来她常常是一个人躺在床上对着管也平的文章发呆,那个讨厌的"快嘴丫"竟说她得了管也平的相思病,羞得她脸红到脖子。少女的心是洁白无瑕的,她产生了很多奇妙的幻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感觉到自己变了,不再是那样快乐和无忧无虑的了,常常是莫名其妙地想到"管也平"这三个字。可是她比他低一个年级,这近万人的学生当中,如何见到他呢?即使见到他又如何开口呢?常常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躺在床上,不知多少次问自己:是否爱上了他?

"秦市长,我比你年轻,基层工作经验没有你丰富,今后我们配合工作,你可要多帮助我噢!"管也平放慢脚步,看了看身边的秦邦勤。

管也平在市政府招待所一出现,霎时间犹如一颗原子弹似的,在这60多万人口的南州市区上空爆开了!

"不,你还像当年那样,一点没变。"

她喘着气挤到他身边,兴奋地说:"你到哪儿去?"

"秦市长,听说你就是本地人,而且在市里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

江淼收到管也平从西藏寄来的那封长信之后,直到大学毕业,她像乘坐在一只失去航标的孤舟上,在茫茫无边的大海上漂流着。大学毕业后,她被分配到南州市文化馆工作。直到报到规定时间的前一天,她才怀着十分伤感的情绪,拖着千斤重的双腿来到市人事局报到。一个高个子俊朗的男青年盯着她看了半天,又看看报到证,嘴里重复着:"江淼,江淼……"然后对她说:"你愿意去文化馆工作吗?"

管也平沉思了一会儿说:"我相信,男女之间无论是怎样的一种爱,都是一份美好。即使像人们所说的那样:人们初次的爱情,由于年轻,太富于幻想,阅历又浅,所以往往不切实际,成功的绝少。大概我们之间就是属于这种。但是在那段时间里,我是感受到美好和幸福了。"

"因为你当大官了?"

江淼不高兴了:"你这人真夹生!"

管也平上了楼梯,刚踏上二楼,见走廊里一女子正在那里徘徊着。这女子窈窕身材,穿一件合身的深色连衣裙。他的目光随即转向208房间。来到门口,拿出钥匙,门刚打开,那女子已经来到他身边。他正准备进门,那女子低声说:"怎么?市委书记好大的架子!"

管也平拿着香烟的右手微微抖动了两下,眉毛变得像约等于符号,一贯闪烁着朝气的眼睛里,浸入了难解的困惑。

"什么东西?"

"没想到你变得如此冷酷!"

常委们对此举并没有过多的争议,顺利地通过了免去汪登生的邑南县委书记事项,同意兰晓平代理邑南县委书记。常委们猜测这其中必有特殊原因,否则,为什么书记还没有正式到任就单独调整一个县委书记呢?

"我,曾经是你的未婚妻,难道你一点都不关心吗?"

"那件衬衣!我一直没有动过它,始终好好地保存着它!"

他被分配到团省委工作,成为团省委的一名最年轻的干部。

她冷冷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江淼看着管也平,压抑着内心的痛苦说:"什么我都知道了,看在我们过去那份感情上,求你宽容了他……因为我们毕竟是夫妻,还有女儿!"

他们这样一番你来我往,却忘了下车。直到汽车到了最后一站才下了车。他们俩站在大街旁,管也平拿着衬衣说:"我给你钱吧!"

管也平看着江淼,她还是那样光彩照人,还是当初在大学里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爱慕的女人。男女之间产生感情,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在人生道路上的原则分歧,决定了这种爱情是不能结合的。他从不后悔,现在他倒是有些可怜她。这不光是她所说的她和汪登生之间早已没有什么感情了,而更重要的是汪登生目前的所作所为。有些问题作为女人、妻子,她还不了解。

江淼突然扑到他的怀里,管也平惊慌得没有来得及躲开。她一把搂住他,呜呜咽咽地哭起来:"也平,我怎么这样苦命啊!上帝又把你送到我的身边,我要向你赎罪……"

"这,你这人怎么……哎……"

"不,不,不,管书记,你太客气了。"

江淼突然间对生活荡起了前进的风帆,汪登生给了她生活的希望。他那高大而魁梧的身姿,那双浓眉,简直一下子令她倾倒。时代的骄子,美妙的前程。市人事局,这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啊!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我从不愿打听别人的生活。"

管也平说:"你怎么又上车了,不是刚从后门下去的吗?"

她没有回答,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犹如一尊美丽的雕塑。停了一会儿,他说:"团市委你愿不愿意去?那里比文化馆要好,你是一个中文系的本科生,团市委正需要你这样的人。那里可是培养人才的地方,你考虑一下,随便什么时候来找我都行。"

他们怀着依依惜别的深情离别了!

秦邦勤心不在焉地哦哦了两声。

"为什么?"

"我……我。"她窘得说不出话来,满脸涨得通红。接着从包里取出刚买的衬衣说:"给你衬衣!"霎时间羞涩地低下头。

毕业分配的方案就要公布了,江淼暑假后也就升入大学四年级。他们终于并肩漫步在公园的垂柳旁,相互构筑着未来各种美好的蓝图。夜晚,在一轮明月下,她紧紧地偎依在他那宽阔的怀里,抬起头,闭上眼睛,他第一次把他那厚厚的嘴唇靠在她那樱红色的嘴唇上。

他大口大口地抽着烟,甚至一反常态,深深地把烟吸进喉咙里,一时间呛得咳嗽起来。

市长秦邦勤宣布会议开始了。他说:"各位,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新来的市委书记管也平同志。"然后他又一一介绍了到会的常委和人大主任、政协主席。他接着说:"这次会议,本应由管书记主持,但他要我来主持。他对情况还不太熟悉,一定坚持叫我主持,我就再主持一次吧!但我想,半个月来,管书记早该到任了。机关里有不少传闻,这是正常现象。今天是管书记第一次在官方出现,还是请管书记说几句话吧!"会场上,大家一起把目光投向管也平。

管也平说:"那是不可能的!"

管也平轻轻地笑起来了:"这又何必呢!其实谁也不欠谁什么。一切都过去了,这才是人生!"

管也平抽出一支烟,若有所思地点着了,猛抽了一口,眉头拧成一个疙瘩。

管也平为难地说:"我无缘无故地要你一件衬衫……"

秦邦勤确实有很多话要说,但是也觉得不是时候,握着管也平的手说:"请你自己多保重吧!"管也平挥着手进了招待所。秦邦勤转过身,正在犹豫时,一辆奥迪轿车"吱"的一声停在他的身边。司机从车里下来说:"秦市长,我送你回家。"

"秦市长,我想以后你别这样称呼我,还是称我也平吧!真的我不习惯称呼我这个职务,听起来怪不舒服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