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胆大妄为

上一章:第五章 208房间 下一章:第七章 山雨欲来

努力加载中...

管也平抢着说:"黄局长,还有好烟吗?"随手拿过烟说:"这烟多少钱一包?"黄友仁尴尬地笑了笑说:"请坐,请……"

周兴标又问:"你知道具体是些什么人吗?"

与此同时,肖克俭戴着一副墨镜,远远地站在县政府门口。突然,望见县政府院内一片吵闹声,他随即大步走过去,只见一40多岁中年妇女发疯似的高声嚷道:"交通局祁得胜贪污腐化,流氓成性,行贿受贿。看!我这里有他的罪行……"

周兴标说:"姑娘,不用怕,我不是本地人,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女子大声说:"你们给我滚,我喊人了……"

"家里人都干活去了,他们不让我抛头露面,一个人待在家里,谁知……"

另一个说:"我们?嘿!你看我们是干什么的!人民警察,查户口的,查坏人!"

两个家伙听到吼声,一齐朝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男人闯了进来。他们搞不清怎么回事,一起夺门往外冲。这时,周兴标拿起屋内一根木棍,追出门去。两个家伙跑到门前的路边,不见其他人,方知上当了。正犹豫时,周兴标拿着棍子追过来,这两个家伙不敢上前。正在此刻,一青年迎面过来。周兴标大喊一声:"抓住这两个流氓!"

一个卫兵迅速地打开门,黄友仁在前面引路,刚进门,管也平一眼看到肖克俭,闭着眼,坐在地上;周兴标和徐启正相互靠在一起。管也平的满腔怒火已升到胸膛,他停住脚,大家也都停住了。管也平剑一般的目光看着黄友仁,大声说:"你们凭什么随便抓人?法律在哪里?这里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

汪登生莫名其妙地跟着他们上了自己的车,司机站在一旁,高亦健驾驶着奥迪轿车出了招待所。进了县公安局。

肖克俭说:"好,走!看看你们局长是何许人也?"

矮个子说:"对不起,有理和我们局长说去,我们是奉命行事。"

刹那间,汪登生如同丧家之犬。这分明是和拘留那三个人有关!前天晚上,这个该死的黄友仁打电话给他,说有三个形迹可疑的人在县城活动,要以查户口为名,把他们拘留起来。他不但没阻止,还默许了!这三个人究竟是什么人?他哪里知道?想到这里,他像从云端跌落到万丈深渊里一样:身体有些飘忽,心头是欲呕不呕,欲吐不吐,手足都感到在颤抖着,面色苍白得可怕。

姑娘抬头看着周兴标摇摇头。这时周兴标注意到这姑娘虽衣着普通,但确是一个水灵的女子,尤其是水嫩的皮肤,未施粉黛却犹如玉一般的肌肤透出天然的美丽。

姑娘胆怯地看着面前这个救了她的男子,想到刚才那令人心惊肉跳的紧张场面,姑娘羞愧的表情渐渐消失了,头脑里出现了两个恶棍的身影,好像面前这个陌生的中年男子,是她的力量,她的有力支柱。终于她像对亲人那样哭着说:"县城有一伙干部子弟,为非作歹,经常在夜晚拦路挟持女子强奸、轮奸。有时把女子弄到汽车上,开到偏僻地方进行奸污。城里城外,年轻的女子,尤其是长得漂亮些的姑娘,吓得不敢外出。我猜刚才这两个流氓就是这伙的。但我不知道怎么被他们盯上的……"

管也平看看葛运成和高亦健说:"走,到县政府招待所去!"三个人随后来到招待所。来到大厅总服务台,管也平拿出手机对葛运成说:"运成,马上打电话给汪登生,叫他立即来招待所。不要说什么事,可以通报你的姓名。"

周兴标站在门旁,看着屋内一片狼藉,问:"姑娘,这两个是什么人?"

葛运成对黄友仁说:"黄局长,这些日子你一定也有不少感想吧!怎么样?晚上谈谈吧!"

黄友仁一看到县委书记汪登生,顿时从椅子上爬起来,那双小眼一笑成一条缝,迎上前,哈着腰,点着头说:"汪书记,你怎么亲自来了,打个电话……"说着从口袋里拿出名牌香烟,汪登生大概是怕黄友仁也吃他刚才的亏,于是摆摆手说:"这是……"

他们三人被铐上手铐,带到公安局的看守所关了起来。却没有见到黄局长的影子。

管也平把烟扔到桌子上说:"黄大局长,官升得蛮快呀!你不认识我了?真是贵人多忘事呵!"黄友仁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人,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但他一时怎么也想不起来,但感觉他的气派像是来头不小,连县委书记站在一旁都不敢吭声,嘴里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周兴标回到屋里,见一位20岁上下的姑娘红着脸,趴在床上低声哭泣,听到动静,忙坐起来,羞涩得不敢抬头说:"谢谢救命之恩!"

另一个男子说:"小乖乖,我们给你钱……"

肖克俭对他们俩说:"给他们铐,看看他们的黄局长是什么人?"

管也平紧接着说:"汪书记好大的架子啊!眼睛只往上看,不往下看?"

黄友仁竭力平静一下,振作精神说道:"他们身份不明,几天来鬼鬼祟祟……"

汪登生说:"二位领导有需要我办的事吗?"

黄友仁对着卫兵说:"开门。"

汪登生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他自然想到自己闯下了滔天大祸。此刻,他还没来得及想到在这件事情的背后那些更大的祸事呢。他回答道:"我一定准时来!"

这天周兴标来到郊区,按掌握的大概地址,来到一户人家。这家三间旧瓦平房,两间厨房。他正想上去打门,突然传出一女子的骂声:"流氓,大白天你们竟然跑到我家耍流氓!"

管也平笑起来了,这笑声像一把利剑刺入汪登生的心脏,这笑声像鞭子猛地抽在他身上,这笑声像刀子割在他的肉上。笑过后,管也平说:"我管也平决不会计较你的,但我希望你千万不要以貌取人,更不要对上媚眼,对下冷眼!"

管也平对高亦健说:"老高,请把肖常委、周处长、徐处长三人送到招待所。"话音刚落又说:"先到新客旅社把账给结了,拿着行李。我和葛书记走过去。"

肖克俭说:"你们怎么能随便铐人呢?这可是犯法的!"

汪登生拉下脸,那八字眉竖了起来,不高兴地说:"你是谁?我在和市纪委书记谈话呢!"

周兴标问:"你家里人呢?"

此刻的黄友仁也意识到此行必与那三个被拘留的人有关,仍怀着几分侥幸,但愿与此无关!他铐了市委书记,还关了一夜。若不是第二天早上面对面的辩论,他还能抵能赖。可是他们是面对面的较量,黄友仁当时内心不得不佩服这个中年男子的理论水平,他那居高临下的气势竟然没有压倒这个人。黄友仁想,幸好放了这个中年男子,要不然还不知是什么不堪设想的后果!想到这里,黄友仁感到一阵不寒而栗,也感到几分恐慌。他恨派出所那帮浑蛋!如果他们不惹出那番事来,哪里会有今天这种倒霉的事呢?

葛运成指着黄友仁,大声喝道:"好啊!你们竟然把我们省纪委的领导给抓起来,还上了手铐,可见你们平时都干了些什么?"

肖克俭计算了一下,他们被关起来已经三十多个小时了。哪里有什么黄局长来过问他们!这间拘留所阴暗潮湿,一天只给他们吃两顿稀饭。肖克俭顿时觉得自己活了40年来,第一次尝到人生的另一番滋味。想到生活在最基层的老百姓,他们面对着权势,无论有多深的仇,多大的冤,对谁说,向谁申?纵有千条万条理由,有谁理老百姓啊!他甚至想到那些上访的群众,给他们批转一封信,一个电话,能解决什么问题!为什么现在老百姓怨声载道!党的形象就是被这些人毁了!自从关进拘留所以来,他想了很多很多,如果不是管也平"失踪",如果不是管也平拒绝省委的隆重的陪送就职仪式,如果不是管也平的暗访妙计,他们怎么能体察到这些民情呢?他们长期在大机关生活的官员们又怎么能看到拘留所里的阴暗和潮湿呢?他们这些搞纪检的人又怎么能知道违法乱纪的人是如何为非作歹的呢?人生在世能尝到这种生活的滋味也是十分难得的,这更是一个极难得的典型,他要把它写成一篇好的反面材料,亲自送到中纪委,在中纪委内刊上刊出来。

管也平距离他们只不过两三步,看着这个汪登生如此市侩,官派十足。刹那间头脑里想到那天晚上的警车、轿车,以及夜里房间里的调情声。汪登生根本就没有朝管也平这儿看。葛运成有意让汪登生继续表演一番。

管也平又说:"黄大局长,那天早上在汪集乡,在你那书记办公室里,我们较量过!再仔细想一想?"

这时管也平说:"走,我们大家辛苦一趟。"转身对高亦健说:"老高,你开车!"

汪登生气哼哼地说:"你这人想干什么?我马上打电话到公安局!"

管也平看看汪登生,笑着说:"我们想视察一下拘留所,方便吗?"

葛运成一边握着他们的手一边大声命令道:"还不赶快打开手铐!朗朗乾坤,尽被你搞得浮云蔽日!"

汪登生瞪着眼,气得脸如猪肝,骂道:"王八蛋,什么熊玩意,看你这个熊样?我真是瞎了眼,让你当公安局长!"

周兴标心头怒火顿时烧到头顶,他一脚踢开门,大吼一声:"给我上,抓住这两个流氓!"

管也平看看这两个早已掉了魂的县委书记和公安局长,冷笑着说:"不用了,你们好自为之吧!晚上七点半,我们在招待所见面,难道你没话要对我说吗?"

说话间一辆奥迪轿车已经停在门前宽阔的广场上。司机打开车门,跟着下来一个高个子大背头男人。头发整齐而乌亮,身材高大而魁梧,一双浓浓的八字眉,大嘴厚唇,皮肤黝黑。下车后晃着身体进了大厅总台。葛运成迎上去,握着他的手说:"对不起,劳你书记大驾了!"

汪登生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葛运成、高亦健也都莫名其妙。汪登生心里慌极了,怕闹出更多的荒唐事来,狠狠地对黄友仁说:"你胡搞什么?这是市委管书记!"

那个矮个子说:"有人举报你们三个人白天行踪诡秘,鬼鬼祟祟。既然拿不出证明,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汪登生呆住了,他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了,好像天地合成一片,血液全部凝固了,天崩地裂,江海倒流了。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了……

管也平回南州市后,省纪委的肖克俭、周兴标和徐启正反复商量他们的行动计划。为了不引起人们的注意,他们决定各自单独行动。根据老董提供的线索,于第二天分头和有关人员接触。

黄友仁慌忙上前低声问:"汪书记,你怎么了?"

徐启正骑上自行车,悄悄地去了新四乡龙沟村。

葛运成说:"也没什么要事,怎么你有更重要的事?"

葛运成又说:"你们都受惊了,希望你们不要搞小动作,更不要干糊涂事。如果你们要干,那后果自己负责,我可是先打了预防针!"

那矮个子对门外几个人说:"把他们三个都铐起来!"

他们跟着汪登生,上了二楼,来到局长室。室内装饰得阔气而豪华,正中是一张高档的棕黄色大办公桌。高高的旋转式羊皮椅子上坐着一个小眼细眉、眼泡浮肿、身穿公安服装的胖子。管也平一眼就看出是那天晚上搂着少女喝酒,那天早上和他较量过的汪集乡党委书记黄友仁。心想,官升得真快呀!才几天时间,摇身一变,当上县公安局长了!

汪登生一听全身冒汗,腿有些发软,他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然而看着葛运成和高亦健的表情,不觉慌了手脚,刚才那幕表演太令他无地自容了。他真的恨不得有个老鼠洞钻进去!他恨自己太草率对待这个中年男子了,他恨葛运成这个家伙故意出他的洋相。于是十分痛恨自己地忏悔道:"书记,我怎么这么该死!有眼无珠。你书记大人不计小人过……"他语无伦次,声音颤抖着,额头上出现一排密密的汗珠。

管也平来到室内,紧紧抓住肖克俭、周兴标、徐启正被铐得冰冷的手说:"你们受苦了!"

汪登生说什么呢?先前那威风、派头荡然无存了。尴尬地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他希望这是一场梦,一场受惊的噩梦!霜打似的站在那里,像濒临死亡的人那样沮丧、痛苦、后悔……突然他像被马蜂蜇了似的,转身取出手机。管也平向葛运成使了个眼神,葛运成伸手抢过手机说:"管书记借你手机用一下。"

拘留所门口四个持枪的卫兵看到局长来了,挺直胸脯,并脚立正。

汪登生早已失魂落魄,心不在焉地对黄友仁大声训斥道:"快开门!"

"做生意的?我看你们不像做生意的。有证明吗?"其中一个矮个子说。

"喊人?谁敢管咱们的事!快把衣服脱了……"

汪登生说:"真的,我真的不能陪你们了,我马上叫县纪委书记来陪你们,中午'四菜一汤'。我就不陪了!再穷,酒还是有得喝的。"

黄友仁吓得说不出一句话,全身犹如筛糠似的抖动着。

葛运成接过手机,从口袋里拿出电话号码本,翻了一会儿,拨着手机,电话通了。他对着手机说:"喂!是汪书记吗?……我是市纪委葛运成。是啊!刚到,我现在在你们县招待所,请你马上过来好吗?……你过来再说吧!好,我等你。"葛运成挂掉手机,递给管也平说:"他马上过来,他感到很吃惊!"

葛运成命令道:"走!"黄友仁吓得全身一抖,还没反应过来,葛运成又说:"手机借用一下!"黄友仁乖乖地拿出手机,交给葛运成。汪登生和黄友仁都不敢问干什么去,直到下楼后,葛运成才说:"去拘留所!"

肖克俭说:"改革开放都这么多年了,做生意南来北往的,只要不违法,要什么证明?你们是干什么的?"

黄友仁擦着汗,结结巴巴地说:"是……是……书记……"

可是这三人又是什么人呢?那天,派出去的便衣们向他报告说,有三个外地人行动诡秘,还说闵副县长的儿子发觉那个瘦高个儿在调查他的行踪!所以他亲自打电话给城镇派出所指导员,叫他晚上以查户口为名,到新客旅社。如果那三个人说不出身份,没有正当理由,就把他们先抓起来再说。

黄友仁如同电击一般,睁大那双小小的鼠眼,一时不知所措,忘了自己的身份,猛地跪倒在管也平面前,如同捣蒜似的叩着头,一下子把众人都蒙住了。管也平冷笑着说:"汪书记,你们县里是封建王朝还是霸山为王的山寨之主?这是什么意思?"

"怕我?要是知道你在这里,他才紧张呢?市委书记不宣而至,这能是好事?"

肖克俭说:"做生意的。"

姑娘摇摇头。

葛运成大笑着使劲在汪登生的肩上拍了一下:"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说着他拉着汪登生,"这位就是新来的市委书记管……"

汪登生顿时松了一口气,哈哈笑着:"我总是忙的,不过,如果你们有事,那就另当别论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位中年妇女在不停地嚷着。这时一辆警车鸣叫着开到县政府大门口,在人群旁边停下来。车上下来两个穿公安服装的青年,拨开人群,上去把妇女双臂一扭,推上了警车。妇女拼命地嚷着:"你们官官相护,黑白不分,我要和你们拼了……"警车开走了,妇女的喊声似乎还回荡在空气里。

黄友仁从地上爬起未,脸色好像石膏,又像戴着假面具一样,唯有嘴唇颤抖着。那双失去光芒的小眼睛一动也不动直直地看着他们,像是刚刚断了气的死人,双眼还睁着。

"嘿!犯法?在邑南县这块地皮上公安局说的就是法,县委书记就是法!"

汪登生紧紧握着葛运成的手说:"怎么搞突然袭击呀?!"这句虽然似乎是笑话,看得出他的表情是有些不快的。随即看到高亦健,他岂不知高亦健目前的处境,使他感到纳闷的是,无论什么事市检察院也不可能轮到这个有其名而无其实的副检察长高亦健呀!想到这里,他也就觉得轻松多了。于是他伸出左手说:"高副检察长,难得大驾光临!想必有什么指教?"虽然他的玩笑话听起来的确像是老熟人、老朋友之间亲密无间的笑话,然而这其中的深刻韵味高亦健心中当然有数了。高亦健本想含沙射影地敲他两句,可这次自己是随新任市委书记的行动,他只是笑笑,没吭声。点点头,和汪登生握了一下手,也算是见面之礼吧!

周兴标看着这青年问:"你是本地人吗?"青年摇摇头,走了。

"好了,有理见了我们的黄局长再说吧!铐起来带走!"

管也平说:"什么人出你洋相了?"

汪登生经过一番紧张后,终于清醒了许多,竭力掩饰着尴尬的表情,苦笑着说:"实在对不起几位领导,我们实在不知道几位领导光临啊!真是一场天大的误会呀!这样吧!黄局长,今晚办一桌好菜,好酒,给各位领导压压惊!"

一男子淫笑道:"白天才有味,来吧,宝贝,我们已经跟踪你多天了,你长得确实太美了,让我们哥俩尝尝鲜……"

汪登生不耐烦地说:"你有什么事,上访找信访局!"说着转脸对葛运成说:"农村什么样人都有,专门想在上级领导面前出洋相!"

黄友仁愣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那个被戴上手铐,关了一夜的中年人。他心里突然豁地一亮,这人大概通过汪书记的关系来找他麻烦了。他又想,反正都是为了汪书记,了不起来一个"周瑜打黄盖",演一场戏罢了!

管也平和葛运成、高亦健在邑南县汽车站下了车。三人直接来到"新客"旅社。女主人说前天晚上他们三人被派出所查户口的带走了,说他们三人是外地流窜来的坏人。

一切希望和光明之途,一时间全都塞绝。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整个身体如同浮萍似的无依无靠。

徐启正说:"怎么,你们要抓我们?"

这时管也平走上前说:"汪书记好忙啊!"

葛运成说:"那不一定,我们又不是市委书记!"

他竭力放松一下那满脸痉挛的肌肉,振作一下精神小声说:"全是你他妈干的好事!"

管也平笑着说:"你这顶乌纱帽他还是有点害怕的!"

这两个家伙一看又上来一个青年,两人朝两个方向跑了。这青年看看周兴标,忙问道:"怎么回事?"

那青年说:"黄局长,新上任的。"

晚饭后,肖克俭和周兴标、徐启正关起房门,各自在整理着白天摸来的情况。突然一阵紧急的打门声,肖克俭低声说:"把材料藏好,以防万一。"说着迅速把桌上的材料,放到挂在墙上的那面镜子后面。这时房门被敲得如同擂鼓似的,肖克俭上前开了门。四五个身着公安服装的青年站在门口,门一开,冲进两个人,大声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汪登生对黄友仁说:"把你的车叫来,送管书记去招待所!"

周兴标说:"我们住店给钱,合法经营,没有任何违法行为。"

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折磨,他们三人确实很疲倦了,倒在稻草上睡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