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书记失踪

上一章:第二章 奇怪旅客 下一章:第四章 重担在肩

努力加载中...

管平睁大双眼问:"那后来呢?"

刘兵拿起电话,还没有拨号,笑着看看秦邦勤说:"我有些不好意思再问了,他们嘴上不说,心里肯定说我像个3岁小孩,老是问干什么!"

秦邦勤紧蹙双眉说:"已经第三天了,怎么回事呢?再打电话给省委组织部,请他们再查一查!"

已经是第三天了,仍不见市委书记的踪影。上午刚上班,市长秦邦勤直接驱车来到市委组织部楼下。车刚停下,他就匆匆地大步朝楼里走去。

他头也没回,骑上自行车,走了。

毕生才兄妹二人,妹妹叫毕生花。生才高中毕业没有考取大学,人却聪明能干,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自从承包土地后,日子还算过得去。家里盖了三间瓦房,吃穿总能对付了。

秦邦勤收敛了尴尬的笑容:"如今都兴跑官、要官、买官,我不跑不送,不要,不买,哪有那么多的好事啊!算了!再干两年到人大去歇歇吧!"

两个妇女脱下自己的衣服,把这个可怜的女人裸露的身体盖起来。人们这才明白,这个就是毕家儿子从西双版纳带回来的那个"仙女"!

妇联主任走了,毕生才得知此情后,满腹不快。但看着天真单纯的艾莉娜,他又找不出阻止她的理由。

"第一次?"修车人停住手中的活,又看了看这个管平。

尽管妹妹的悲剧几乎使父母亲死了一回,但是儿子带着媳妇的归来似乎又给这个充满悲哀的家庭增添了活力。这场劫难给两位刚刚进入天命之年的农民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在短短的两三年时间里,夫妻俩头发几乎全白了。

"这里离县城有多远?"

直到夜很深了,毕生才像掉了魂似的一头撞进家门。母亲迎上去,他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接着外面一阵雷鸣闪电,大雨倾盆似的倒下来,全家人犹如站在油锅里一样,熬煎着、强忍着、等待着、期盼着……

中年男子看看这个毕生才,刚才修车人讲的这番故事,唯有他像一个木头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一尊雕塑坐在那里。没有表情,没有泪水。

刘兵轻轻地摇了摇头:"难说。我总觉得这一次市委书记上任省委不陪送,确实让人不得其解。不过,你也不必着急,这半年来,没有市委书记,工作不是也干得很好吗?"

修车人看看他说:"如今官也好买,只要有钱,在这县里什么官买不到?你拿五万块钱,包你也能买个书记、乡长当当!"

"不急,不急。"

修车人已经泣不成声了,泪水布满他那苍老的面容。他哽咽着……这个外地的中年人早已不断地用手帕擦着泪水。他如同看了一场悲剧,是电视、电影,还是小说!他不知道自己现在何处,又面对什么样的观众!哭了好半天,他才似乎有些清醒,他用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和表情说话,人们无法形容。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颤抖着声音说:"这样大的案件,没人管?"

修车人说:"这仅仅是他家灾难的开头!"

"为什么?"

秦邦勤点点头,坐到刘兵对面的椅子上,从包里拿出香烟,递了一支给刘兵,自己抽出一支,点着了,慢慢地吸了一口。过了一会儿,说:"你说管也平同志能到哪去呢?"

"这种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做人都不配,怎么还能当官呢?"

这时,他看到村庄里的人一个个朝前跑着,他不知道怎么回事,随着人们往前跑,突然听到有人说:"好惨啊!真是丧尽天良啊……"

他觉得自己的腿像是绑了块千斤重的石头,怎么也跑不动。前面是一片玉米田,玉米叶子还没有黄,玉米秆子有半人那么高。一场暴风雨过后,有的玉米秆歪了,有的倒了。一群人站在玉米地里,有人叹息,有人捂着脸,有人低声骂着什么。毕生才直往前闯。当他冲上前时,一幕惨不忍睹的现状令他魂飞魄散!一个女人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周围的玉米倒的倒,断的断,大约有一间房那么大的范围,显然是这女子厮打、搏斗的痕迹。不远处乳罩挂在树枝上,撕破的衣服零落在一旁,被雨水弄脏了。那条淡红色的三角短裤在裸露的身底下。死者被雨水浸泡得有些苍白。他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啊!天哪!这不是艾莉娜吗?他简直如同万箭穿心,更令他椎心的是,她的下身被塞着一个玉米棒子!他拼命地抱着艾莉娜的裸体,他心爱的姑娘,发疯似的狂叫着:"艾莉娜!我的艾莉娜!……"他昏过去了!

媳妇是一个西双版纳姑娘,体态婀娜多姿,21岁。即使淡妆布衣,也无法掩饰她那翩翩多姿的身材。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充满灵气,稍稍偏厚的嘴唇时时含着甜蜜的微笑,露出整齐而洁白的牙齿。她是一个傣族姑娘,名叫艾莉娜。姑娘不仅美丽,而且聪明能干。会一手绝顶的织编工艺。村里很快传开了,头几天男女老少像看戏似的到毕家目睹这个下凡的"仙女"。还有人说,世间哪有这事,简直像《聊斋》里的故事,说这姑娘像狐仙。

修车人用满是油污的手擦着泪水,泣不成声地说:"是啊!县公安局来人了,查了个把月,没有结果。老百姓奇怪的是,又过了一段时间,那个乡党委书记安小宾被免职了!"

秦邦勤摆摆手,眼神里透出几分不快:"我知道,那只是暂时的,我只是个过路的!"

刘兵说:"好,我再打一次。"说着按着电话键盘。对着话筒,稍停了一会儿说:"喂,请问是杜处长吗?……我是南州市委组织部刘兵。哎对,杜处长,请你再了解一下,管书记还没有到。今天已经第三天了,他确实是前天离开省城的吗?……哎,好……那我等你电话……"

"故事太多了,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算了,还是不说吧!说了叫人心酸,叫人眼泪流成河!"修车人语气充满伤感,停住手中的活,愣愣地看着这个陌生的中年人。泪水在他那双充满愤怒的眼睛里打转。看得出他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过了好半天才说:"好吧,我讲一个他家的悲惨故事给你听听。他叫毕生才。"说着指指旁边那个抱孩子的男人。

秦邦勤自觉刚才的一席话有些过头了,毕竟自己是堂堂一个市长。他又递给刘兵一支烟,算是缓冲一下气氛。笑笑说:"我们那是什么年代?我可从没跑,没要过官,实实在在是自己干出来的!"

管平心痛难忍,怒火在心中燃烧。终于他愤怒地对修车人说:"师傅,我要帮你们申冤!"

时节虽已是初秋,但太阳的威力丝毫不减,照在人身上还是火辣辣的。田野、树木一片油绿,几乎没有一片落叶。然而秋天确实已经来临了,天高云淡,鸟儿的歌声和万千只昆虫的鸣叫声,充满在空中,秋的讯息在回荡着。这时,一个40岁左右的男子,推着一辆旧自行车走到村头的路边,停下破了前胎的自行车,来人正是管平。修车的男子正在为一辆自行车修理前轮车条,这个修车男子年近花甲,头发花白蓬乱,身穿一件褪了色的蓝色球衣,领口已经有些破了。面容清瘦黝黑,双手如干枯了的树皮。旁边一个男子30岁上下,瘦高个儿,狭长脸形,颧骨显得很高。上身的衬衣灰黄色,从式样看像是军衣。怀抱一个两三岁的女孩,女孩又瘦又弱,特别引人注意的是那双小脚上的鞋子缝着白布。

"是啊,当官的不错,老百姓受罪哟!"修车男子说着指指旁边这个孩子和那男子。

她瘫倒了,跌倒在河水里。他拼命地抱起妹妹,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岸!一边抱着妹妹一边问:"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呀……"

毕生才真是个好人才啊,个头足有一米八,浓眉大眼,一表人才。老两口看着儿子,心里像吃了蜜糖似的。农村人哪能都考上大学,只要人好,这年头日子会好过的。妹妹生花16岁那年,初中快毕业了,成了前后三庄的一朵花。高高的个子,窈窕身段,乌黑铮亮的头发梳着两条长长的大辫子。粉白的肤色衬着清秀的眉眼,红唇皓齿,开口说话时更是莺啭燕啼,十分惹人怜爱。邻居都说:毕家老两口怎么就栽出这两棵好苗的呢?

"哎,说给你又有什么用!你也不是包青天!真是昏天黑地呀!"修车人长长叹了口气。

又听一个妇女说:"可怜啊!一丝不挂……"

说起来还真有一段姻缘。毕生才离家出走后,一路挨冻受饥,本想去海南打工,却糊里糊涂地跑到了昆明。身无分文的毕生才晕倒在一条小街上,等他醒来时才知道自己是被一个姑娘和一个30多岁的妇女救走了。姑娘正是艾莉娜,那个30多岁的妇女是艾莉娜的小姨,名叫双秀。双秀在昆明经营服装生意,生意做得十分红火。她们给毕生才喂了糖水,精心照料着,他醒来后,一切都明白了。面对这两个善良的女人,他流下了感激的泪水。决心要为她们贡献自己的所有力量,以报答救命之恩。双秀看这个年轻人相貌堂堂,聪明能干,留他在服装店锻炼一番后,另外租下一个连锁店,让他独自经营。不久双秀发现艾莉娜爱上了这个为人实在的青年,便促成了这桩婚事。时间一晃两年过去了。毕生才思家心切,惦念父母,还有那个不幸的妹妹。于是,再三恳求双秀,带着艾莉娜回家了。临走时双秀还不停地嘱咐,把家里安顿好,随时欢迎他们回昆明。

刘兵觉得秦邦勤心中的怨气还不少,但他感到秦市长这几句话有些过了头。按说官至地级市的市长,也不算小了。当然,在官场上没有人会满足的,欲望永远是无止境的。于是刘兵调侃地笑着说:"秦市长,你从乡党委书记到县委书记,直到现在这个市长,你说说其中的奥妙吧!"

"只当讲故事,让我这个外地人也长长见识呀!"

修车人看看他,冷笑着说:"这可不是吹牛,说气话有什么用。不是小看你……"他擦着泪,凄惨地摇摇头。叹了口气,接着说:"有的老百姓在家用刀砍着骂,大年初一在家烧着纸骂,那些丧尽天良的狗官不得好死,可是又有什么用,人家官照当,官照升,财照发。看你的样子是好心人,但怕你没那么大的本事!如今的官场上已经编成一张网,碰也碰不得。"

全家人惊呆了,愕然了!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毕生才看着家人,把妹妹换下的内衣藏了起来。

管平坐下来,从口袋里取出香烟,先给修车人一支,又给那个抱小孩的男人一支。抱孩子的男子摇摇手,苦笑着说:"我不抽烟。"修车人则把香烟放到耳朵上,继续修车轮。

修车人长长地叹了口气,抹去眼角的泪水说:"好端端的家庭,天上掉下来的灾难哪!"

转眼又过去两个月,一个初秋的下午,艾莉娜和往常一样上班去了。可是到吃晚饭时还没有回来,全家不免焦急又担心。毕生才沉不住气了,跑到工艺编织厂,这里门锁得紧紧的。他去找妇联主任,也不见人影。逢人就问,谁也不知道。刹那间妹妹失踪的情景一幕幕地在头脑里闪过,一种不祥的预兆倏然袭上心头!他觉得心脏一阵猛烈地收缩,犹如箭刺一般的疼痛。顿时觉得天昏地暗,眼前一片漆黑……

秦邦勤站起来无可奈何地说:"那就只好随他去了,等吧!"说着转身走了。他一边走一边想:一个大男人到哪里去了呢?难道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岂能失踪了不成?

天亮了,雨也停了。一夜未眠的毕生才发疯似的冲出家门,工艺编织厂的门仍锁得紧紧的。他在荒野里乱跑,对着长空大声喊道:"艾莉娜,我的艾莉娜!你在哪儿……"

家庭生活的重担落到了毕生才身上。好在土地承包了,他有力气。在昆明也赚回一些钱,小夫妻带回一台21寸彩电,又买了家具,日子总算好过了许多。

"好,王师傅,谢谢你,谢谢你!"他站起来,从口袋里取出钱,先给王师傅五块钱,随手又拿出两张100元,塞到毕生才怀里孩子的小手里。随后推着车子走了。王大车喊道:"找你钱!"

管平又问:"这个安小宾到底怎么样?"

这天,乡妇联主任带着另外一个女干部来到毕家,艾莉娜大大方方地接待了这两个陌生的女干部。毕生才见是乡妇联主任,也就随她们去了。心想,不过是来看看艾莉娜的容貌。妇联主任说:"姑娘,听说你会编织手艺,而且是一手绝活。乡里准备办一个工艺编织厂,让你当厂长。怎么样?"然后还说:"筹备期间月工资800元。工艺厂投产后,工资可翻一番。"艾莉娜一口就答应下来了。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甚至不知道自己向何处走去,他只觉得眼前一片苍茫,定睛细看,呵!嗬水河,这条河如同弓似的弯成弧形,把邑南县城拦在大弯里,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少年时,他和小伙伴常在夏季到这河边玩耍,孩子们谁也不敢向河中间游去。除了冬季,这里的河水总是闪着浅蓝色光亮,淡绿色的河水永远不停息地流着。刹那间他忘却了心中的焦虑,沿着河滩往前走。几秒钟后,他清醒地意识到,他得赶快去找妹妹。于是焦急和忧愁袭上心头,他发疯似的沿着河滩往前跑……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前方。他继续往前跑,黑影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了。人,一个人,这人慢慢地向河中走去。他停住脚,揉揉眼睛,确实是一个人。这个人的膝盖已经漫进河水,一种不祥的征兆冲击着他的心头。他大步跑过去,双脚陷进沙滩,伸手去拉这个人。她像惊弓之鸟,拼命地厮打着,大声骂着:"流氓……"

"不到10里地,近得很,你不是从县城来的?"

愤怒之下,血气方刚的毕生才离家出走了。两年后,他又回来了,不仅赚了钱,还带回了一个外地姑娘。村里人都说这姑娘比他妹妹还俊。两个年轻人没要家里一分钱,结婚了,准备和全家安安稳稳过日子。

"那你坐下等等。"说着递给他一只小凳子。

他在黑夜中毫无目的地奔走着,夜色如浓雾般包围着他。仿佛黑暗随着夜气同时从各方面升起,甚至从高处流下来。夜的黑暗,心的焦急,像一只可怕的牢笼,把他罩住。……出了村庄,好像四周的田野朦胧地发白;远处的田野,阴沉而黑暗形成巨大的团块升起来。他的脚步声在凝滞的空气中发出钝重的回声。星星在空中如同鬼火一般地闪动着。

秦邦勤说:"工作嘛!再说书记还未到任就不知去向,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我们也有责任哪!"

修车男子说:"是啊!新四,老百姓的'心思'呀!"

从此以后,毕生花不上学了,也不说话,整天披头散发,精神极度委靡。这年初,毕生才报名当兵,他想,如果能当兵,说不定将来能有出息,不再受气。是呀!这样的小伙子,又是高中毕业生,谁看了不喜欢。报名,政审,体检都合格了,但最终没有当上兵。后来有人在私下里议论,说乡里定兵时,毕生才的名字被乡党委书记安小宾画掉了。

刘兵看出他有些情绪,马上说:"哎,你可是全市干部群众中德高望重的元老啊!谁不知道你是四平八稳,做事稳重呀!说不定会把你调到那些经济发达地区当书记呢?"刘兵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妥当,立即又说:"玩笑,开玩笑!"

管平问:"师傅,你们这是新四乡?"

毕生才带回一个西双版纳聪明、美丽,并且有一手编织手艺的姑娘,这个消息早就传到乡党委书记安小宾那里了。他苦思冥想如何能见到这个被传说得活灵活现的仙女。

"是,是。"

消息随即传遍了周围的家家户户。没等儿子回家,毕生才的父亲听到消息后,突然一头倒在地上,老伴慌了手脚,等找来邻居,可怜的毕老头已经断气了。老伴心灰意冷,再也无法面对眼前的惨状,端起农药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

修车人说:"你是外地人,又是第一次来邑南,感到奇怪。老百姓已经习惯了。反正老百姓买不起。那些当官的买官也是用公家的钱,他自己哪来的钱?老百姓其实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要有饭吃,平平安安的,管他呢?谁当官都一样。只要不害老百姓,可是他们还要害人!"他指指旁边的高个青年又说:"就像他家,这就是毕生才,被弄得家破人亡。你看他,可怜呵!……"

进了部长办公室,见刘兵手里正握着电话。看到秦邦勤来了,刘兵忙放下电话:"我正给你打电话呢!"

毕家又乱了。

这时电话响了,刘兵拿起电话听筒:"喂,我是刘兵,哎……对,对,是这样……好,好,再见!"刘兵放下电话说:"杜处长和管书记的爱人联系过了,他爱人说肯定是前天就离开省城了。至于怎么走的他爱人也说不清。省政府办公厅说他早已交清手续,办公室的钥匙早就交了。"

修车人又说:"这是前任县委书记的事,可是那个县委书记调走了,现在这个县委书记汪登生上任不久,又把安小宾官复原职!不久这个安小宾又调到商业局当局长了!"他愣了半天又说:"还是当官好啊!有权、有钱、有势!"

刘兵放下电话,对秦邦勤说:"杜处长说,据他掌握的情况,管书记确实是前天上午就离开省城了。他马上再打电话找管书记爱人和有关人员了解一下,有情况他会给我回电话的。"

管平顿时觉得一种凄凉袭上心头,好像眼前的景象是另一个世界。他慢声说道:"师傅,我这轮胎坏了,请你帮忙补一补。"

"听说你们县不错啊!"

中年男子点着头问:"那后来呢?"

他怀着疑虑、痛苦,一口气把妹妹抱着跑回家。父母亲一见儿子抱着水淋淋的女儿回来了,确实是惊喜万分。他把妹妹放到床上,在灯光下只见她头发蓬乱,脸色苍白,上衣撕破了。她睁开那失神的眼睛看着父母亲,看着哥哥,猛扑到母亲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待人们把艾莉娜抬回家,毕生才也被人们架回来了,此刻的毕家已是三条人命。三具尸体并排躺在堂屋的当间。周围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不敢看这悲惨现状。村民们没有一家吃下一口饭,痛哭,流泪,咒骂,愤恨……

一天晚上,吃完晚饭毕生花就上晚自习去了。按往常,9点钟晚自习结束就该到家了。可是左等右等,毕生花还是没有回来。快10点时毕生才拿上手电筒,直奔乡中学。到了学校,偌大的校园漆黑一片,大门紧锁。他放开喉咙大声喊道:"妹妹,生花,毕生花……"喊声冲破黑夜的寂静,喊声在沉睡的旷野中回荡,备显凄凉。哥哥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父母焦急万分地把儿子盼回来了,却不见女儿的踪迹!母亲流泪了,但她又偷偷地抹去了。父亲没有主张,死命地抽着旱烟。毕生才看着桌上的闹钟,已经11点了。他什么话也没说,又出去了。

修车人说:"那就是天晓得了,只是老百姓都称他'大色狼'!"

艾莉娜上班了,她开心极了,全家也都非常高兴。在这个世界上谁都想干一番事业,谁都想实现自我价值,艾莉娜就是这样一个纯洁的姑娘。

"你是外地人吧?听口音不像本地人。"

啊!妹妹,是妹妹!毕生才如同从梦中被惊醒,惊吼着:"妹妹,生花!我是你哥……"

修车男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急吗?"

"我姓王,外号王大车,周围没有人不认识我这个修自行车的,除了阴雨天,到这里就能找到我。"

管平将信将疑:"真的?"

艾莉娜怀孕了。十个月后生下一个孩子,全家人把她当做掌上明珠。毕生才几乎天天守着艾莉娜。

"是啊,我是第一次到这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